Papi醬的婚戀觀和“婆婆恐懼癥”引發網友熱議
2019年06月04日 09:02  來源:揚子晚報  宋體

  Papi醬的婚戀觀和“婆婆恐懼癥”

  Papi醬近日在綜藝節目中透露,自己和丈夫過年一直都是各回各家,結婚5年親家都沒見過面。這番瀟灑女性婚戀觀引發了網友的討論。

  細想想,親家如果離得遠,5年沒見面這種事其實是很平常的,身邊這樣的例子就很多。過年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在沒有孩子的前提下,操作起來也并不難。而且,Papi醬只是說過年時各回各家,并沒表示自己和婆婆“從不見面”,人家事實上相處得很好,還介紹了婆媳相處之道,“從來都不去使喚婆婆,連同一些不好的壞情緒,只會留給‘我那尊貴的母親’”——一句話,不要把婆婆當媽,因為我們在媽媽面前呈現的自己常常是比較糟糕的。

  這些話被一些公號寫手選擇性忽略,只剩下了“papi醬結婚5年沒去過婆家,當然是因為她有錢”、“自私的婚姻有多爽”、“戀愛式婚姻”這些聽起來特別討好適婚女性的標題黨。

  話說回來,在現代社會各種親緣關系中,“婆媳關系”已經是并不重要的一種(還有受到弱化的是鄰里關系)。各大關系類真人秀節目,從母子到父女,從朋友到婆媳,關注度最低的可能就是主打婆媳關系的《我和我的女人們》了。在以核心家庭為主體的都市家庭結構中,婆媳關系這個議題并不容易獲得共鳴。與伴侶、與親子、與同事、與朋友關系相比,婆媳關系和鄰里關系一樣,是一個缺乏經營動力的關系,其重要性早就退居二線了。

  媒體大力褒揚孝順年邁公婆的好兒媳的頻率,影視劇中好媳婦“劉慧芳”(《渴望》女主角)的出鏡率、以及“中國式離婚”都在下降。社會學家吉登斯在《親密關系的變革》一書中認為,現代社會的一個重要特征便是親密關系由純粹關系所取代。拓展一下吉登斯的觀點,這種純粹關系也可適用于親緣關系。親密關系中往往有權力控制,樂觀的吉登斯認為,只要剔除權力控制的因素,平等、關愛和尊重的純粹關系就有機會達成。以此來看,Papi醬和婆婆之間的關系,應該說已經實現了這種純粹關系。

  現實中婆媳關系在日常生活中的沖突性早就已經弱化,婆媳之間的權力關系甚至已經倒轉,Papi醬說她的婆媳相處之道是“從不使喚婆婆”,可見“使喚婆婆”才是如今兒媳婦們的常態。在每天下午的學校接娃大軍中,不管是姿態優雅神情嚴肅的退休醫生婆婆,還是從安徽農村來為兒帶娃的淳樸臉婆婆,抑或是高門大嗓、開朗樂觀煩不了的南京本土老婆婆,她們每天下午都做著同一件事:接上娃,做晚飯,等著兒子媳婦回家。

  但即便如此,社交網絡上的“婆婆恐懼癥”卻呈上升趨勢,反正婆婆們逛社交網站論壇發微博的少,沒有互聯網話語權,大家就可著勁兒的“妖魔化婆婆”。

  這屆婆婆是背鍋背得最厲害的一屆。或許是女孩們把對于婚姻的不確定感,轉換成了對于現在或未來婆婆的恐懼。心理學家說,結婚率逐年下降,很多人不結婚的理由,是害怕在婚姻中會失去自我。與其說我們對婆婆恐懼,不如說,是恐懼進入一種新的關系。新的關系意味著新的成長,新的責任,大概這屆兒媳婦對此還沒準備好,于是她們就要剔除這些關系這些障礙。可問題是,難道大家都要嫁給孫悟空嗎?(馬彧)

編輯:王曉東
一分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