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食八十余種農作物 草地貪夜蛾蔓延海南18個市縣
2019年06月06日 09:23  來源:海南日報  宋體
被草地貪夜蛾幼蟲啃食過的玉米葉。海南日報記者 袁琛 攝
被草地貪夜蛾幼蟲啃食過的玉米葉。海南日報記者 袁琛 攝

  海南日報海口6月5日訊 (記者 王玉潔 實習生 李婷)“草、地、貪、夜、蛾!”提起一個多月前的遭遇,紀忠民仍心有余悸,他一字一頓地念出了蟲名——這種蟲,幾乎讓他的玉米地面臨絕收。

  家住海口市秀英區永興鎮建中村儒成村民小組的紀忠民40多歲,今年在石山鎮石巖村租了六七畝地,全種上了玉米。“一根玉米至少能賣1.5元,收成好的話,幾畝下來能賺不少錢。”這是他頭一回種玉米,很是上心,悉心管理下,玉米的長勢也很不錯。

  正當他滿懷希望時,4月的一天,他突然發現自己的玉米地變了樣:葉片被蟲子啃出了密密麻麻的小孔,蟲子的糞便堆積在葉片上,植株開始泛黃,幾天前的蔥綠全然不見。

  紀忠民從沒見過這么厲害的蟲子,不僅他沒見過,就連種植玉米多年的老農民也沒見過。

  這種叫草地貪夜蛾的害蟲,起源于美洲,號稱“糧食殺手”,是聯合國糧農組織全球預警的重大遷飛性害蟲。“最大的特點就是‘能吃’。”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環境與植物保護研究所生物入侵研究室主任金濤介紹,草地貪夜蛾的低齡幼蟲常隱藏在葉片背面“偷吃”,老熟幼蟲的危害更為嚴重,不僅會吃光整株玉米的葉片,還會吃玉米果穗,造成減產,嚴重時甚至造成絕收。不僅是玉米,水稻、小麥、棉花、高粱等80余種農作物都是它的食物。

  4月30日,我省第一次發現草地貪夜蛾入侵,一場糧食爭奪戰隨即拉開。

  A

  哪里來的蛾子?

  能吃、能飛、能生、禍害大,這種害蟲全球“通緝”

  這是從哪里飛來的蛾子?為何會遭到“全球通緝”?為何短時間內就“兵臨城下”?

  “這種害蟲是一種新的外來入侵物種,原產于美洲的熱帶和亞熱帶地區,此前并沒有在我國出現。”5月17日,受邀到海口參加海南省草地貪夜蛾防控專家研討會的中國農業科學院植物保護研究所研究員王振營介紹。

  農業農村部網站信息顯示,草地貪夜蛾是聯合國糧農組織全球預警的跨國界遷飛性農業重大害蟲。2016年初,草地貪夜蛾首次被發現入侵非洲西部并暴發成災,2018年7月,首次傳入亞洲地區,目前已蔓延到近100個國家。2019年1月,草地貪夜蛾侵入我國云南、廣西,目前已在18個省(區、市)發現。

  據國際農業和生物科學中心統計,僅在被入侵的非洲12個玉米種植國家中,草地貪夜蛾造成玉米年減產830萬噸到2060萬噸,經濟損失高達24.8億美元到61.9億美元。

  它到底有多能吃?在海口一片被草地貪夜蛾蠶食的玉米地里,省農業農村廳植保總站的高級農藝師李濤一層一層扒開玉米植株向海南日報記者講解——

  草地貪夜蛾的低齡幼蟲是“鬼機靈”,愛吃玉米葉片,常常躲在葉片背面偷吃,不把玉米葉啃成窗戶紙一樣的薄膜不罷休;老熟幼蟲對玉米的危害更為嚴重,它們不僅會把玉米葉啃成一個一個大小不一的窟窿,而且還會鉆到玉米的果穗里啃食,直到把玉米穗啃得面目全非。到了成蟲階段,這一害蟲就蛻變成了蛾子,開始遷飛、繁衍,禍害更多農作物。

  “我們觀測到,草地貪夜蛾對農作物的根、莖、葉、穗等多個部位都會造成危害,破壞性大,難防。”李濤說,草地貪夜蛾對玉米的危害可以貫穿玉米整個生育期,在沒有做好防治的玉米田,最嚴重的情況下,100%的植株都會受到危害,連玉米心葉都會被咬爛。

  4月30日,海南植保專家在紀忠民的玉米地里第一次發現了草地貪夜蛾。“當時紀忠民的玉米地危害率已經達到了90%。”李濤介紹,經過統計,截至5月27日,全省18個市縣(三沙市除外)53個鎮153個村、2個社區和1個農場公司已經發現草地貪夜蛾危害,主要受災作物是玉米,受災面積達973.2畝。

  草地貪夜蛾的蔓延速度,讓人吃驚。

  “草地貪夜蛾特別能飛,外號叫‘行軍蟲’,一個晚上隨氣流可遷飛100多公里。”王振營介紹,草地貪夜蛾成蟲能在36小時內從美國的密西西比州遷飛到加拿大中部,路程達1600公里,遷飛能力強、遷飛距離遠是它快速蔓延的原因之一。

  不僅如此,草地貪夜蛾還特別能生。“一只草地貪夜蛾幼蟲能破壞一棵植株,而一只雌蛾一生可產卵1000粒,卵孵化只要10多天,然后就‘長大生娃’了。”王振營說,草地貪夜蛾是暴食害蟲,最喜歡吃玉米。此外,它還愛吃水稻、小麥、甘蔗、高粱等80多種農作物,愛吃的都是人類的口糧或重要經濟作物。草地貪夜蛾沒有滯育現象,在海南、云南、廣東等熱帶和亞熱帶地區,可周年繁殖。

植保專家在地頭指導農民防治草地貪夜蛾。海南日報記者 袁琛 攝

  B

  老辦法治蟲行不通

  傳統藥物沒有效果,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植保專家身上

  發現玉米地“淪陷”后,紀忠民急忙來到鎮上的農技站求助。無奈,鎮里的農技人員也沒見過吃得這樣兇的蟲子,只好給紀忠民開了些普通的防治害蟲的藥物。

  “連續打了幾天藥,沒有任何效果。”紀忠民沒想到,第一次種玉米的他,就遇到了別人都沒遇到過的大難題。

  4月30日,紀忠民和老婆再一次來到玉米地,望著被啃得殘破不堪的玉米葉,無計可施。突然,他發現了一群陌生的人。一問才知道,原來是省里來了植保專家。

  “這蟲是草地貪夜蛾,特別能吃,殺傷力很強,是外來入侵的害蟲,海南以前沒有的。”李濤告訴紀忠民。

  兩天后,紀忠民收到了農技人員送來的藥,這藥是省里的植保專家配好的。紀忠民不敢偷懶,按照專家教的方法按時施藥。

  “這些藥是適用草地貪夜蛾防控的。”李濤介紹,今年3月份,農業農村部發布了《2019年草地貪夜蛾防控技術方案(試行)》,推薦噴施白僵菌、綠僵菌、蘇云金桿菌、芽孢桿菌制劑以及多殺菌素、苦參堿、印楝素等生物農藥,通常需要多種農藥疊加使用。

  為了幫助農民渡過難關,5月2日,省農業農村廳緊急籌備價值3萬元的藥,對420畝受害農田展開防控工作。省農業農村廳還積極與省財政廳研究安排資金,共安排350萬元用于草地貪夜蛾防控,最大程度幫助農民減少損失。

  想要阻擊“敵人”,先要了解“敵情”。在獲知草地貪夜蛾入侵我國云南省的消息后,省農業農村廳植保總站就立即按照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的工作要求,組織各市縣植保部門開展拉網普查工作。

  4月29日,省農業農村廳舉辦全省農技部門“草地貪夜蛾監測和防控技術”培訓班,邀請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專家對我省農技人員進行培訓。

  4月30日,省農業農村廳印發《關于做好草地貪夜蛾侵入危害防范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市縣落實草地貪夜蛾發生防控情況日報制度。

  隨后,全省植保農技人員進入地毯式防控工作階段。“我們首先向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申請了150套性誘監測設備,在全省設置定點監測點。植保站和農技站工作人員也下到田間,開展蟲情普查,堅持做到不留死角。”李濤介紹,掌握“敵情”之后,就是誘殺。目前,采用性誘劑,可以誘捕雄性草地貪夜蛾,還可以干擾雌雄蛾交配。

  C

  這是一場持久戰

  農民認知不足、防控手段滯后、跨境傳播難阻斷等問題亟待解決

  在我省的受災農田,常常能看到兩幅畫面:一邊是植保站人員開展地毯式監測防控工作,引導農民識別草地貪夜蛾,指導科學防控;一邊是來自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海南省農科院、海南大學等科研院所和高校的植保專家開展草地貪夜蛾生物學、生態學、毒理學等方面的研究,助推海南開展綠色防控。

  有了技術指導,紀忠民不再發愁。“我現在還能分辨出這種蛾子的公母來,村里誰家的玉米被這蛾子禍害了,我還能給點建議。”紀忠民笑著豎起大拇指,“多虧專家幫了大忙!”

  如今,紀忠民家的玉米已經基本“痊愈”,放眼望去,飽滿的玉米穗掛在高高的玉米稈上,再有一周左右就能收果了。

  “草地貪夜蛾入侵海南的時節,剛好處在海南玉米苗期,所以還沒有出現暴食性情況。”李濤說,雖然當前蟲害在我省波及面較廣,但受災情況仍在可控范圍內。對于受災農田,植保專家發現一處、防治一處,“我們仍需要做好長期防控的準備,尤其是今年冬季玉米種植期間,海南將面臨較大的防治壓力。”

  這是一場阻擊戰,也是一場持久戰。“目前在我國尚未出現草地貪夜蛾的天敵或針對性的細菌、病毒。對于農民來說,還可能面臨外地遷入和本地繁衍兩重草地貪夜蛾混雜難辨的情況,非專業人士難以辨別。農民認知不足、防控手段滯后、跨境傳播難阻斷等問題也亟待解決。”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環境與植物保護研究所生物入侵研究室主任金濤介紹,草地貪夜蛾能在11℃至30℃的環境下生存和繁殖,能越冬存活,要是氣候、寄主條件適合,能夠周年繁殖,它們的“子子孫孫”將無窮盡,“高溫高濕的海南,給蛾子提供了快速繁殖的條件。”

  “海南要統籌全省植保力量,弄清草地貪夜蛾的發生地域、危害程度,做好全島特別是南繁地區害蟲的監測預警,了解害蟲遷入、遷出海南的情況,開展綠色防控技術研究,保障國家南繁生物安全。”海南省草地貪夜蛾防控專家研討會上,來自農業農村部、中國農科院、中國科學院、省農業農村廳、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省農科院、海南大學以及廣東、廣西的植保專家紛紛建言,對抗蛾患,要依靠政府、科研院所、農技人員、農民、媒體等多方力量的參與,需要人人參與,全民防治。

  鑒于目前我國無防治草地貪夜蛾的登記農藥,6月3日,農業農村部辦公廳發布關于做好草地貪夜蛾應急防治用藥有關工作的通知,從明確產品范圍、加強監督管理、強化指導服務、限定使用時間等方面,提出了應急用藥防治措施,并公布了一批應急防治用藥推薦名單。

  “我們從田間抓回了兩三百只蟲子,已經建立了實驗需要的蟲群。作為科研人員,當前我們正加緊做好蟲情監測,重點開展高效低毒農藥篩選,尋找合適的寄生蜂,穩步開展生物防控和物理防控技術研究。”金濤說,針對外來入侵害蟲的防治,加大對害蟲入侵海南后的發生規律、生物特征、危害特點以及防控技術的研究尤為重要。

  采訪中,不少海南的科研人員表示,希望有關政府部門通過專門立項的方式,統籌各方科研力量,鼓勵支持科研人員進行攻關研究,加快生物防控的步伐。此外,海南基層植保力量也亟待加強,目前全省各市縣植保站僅有一兩名工作人員,在防治草地貪夜蛾等突發性病蟲害時,有時顯得力不從心。

  像紀忠民一樣的農民也希望,下次再遇到類似蟲害時,不會再無計可施。

編輯:陳少婷
一分快3计划 中国石化股票 北京11选5走势图 任选基本走势 梦幻天上抓律法赚钱吗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梦幻西游分解60铁赚钱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太吾绘卷抓人怎么赚钱 贵州十一选五开将结果 代理娃哈哈饮料赚钱吗 北京赛车pk10免费软件 做农村淘宝合伙人赚钱吗 爱彩网浙江11选5